她是《知否》里的心机女墨兰,演坏人不怕被骂

2019-10-07

.

动新闻出品



她是《大江大海》里聪明漂亮的戴娇凤,她也是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》(以下简称《知否》)里爱耍手段的盛家四女儿墨兰,她是演员施诗。


当年,“一不小心”考入北京电影学院,还没上一天课就被选中出演了电影女主角,毕业后却一度以为自己要转行。2014年,施诗凭借电视剧《武媚娘传奇》中王皇后一角被观众熟知。今年,其参演的《将夜》《大江大河》《知否》三部大剧连播,她却说,希望自己的步调能再慢一点,“很多东西不能看得太重,因为挺无趣的,我反而觉得过程有趣比较重要。” 



我妈总说,女孩25岁之前,生理状态和心理状态都在往上走,她希望我可以在25岁前,把人生很多没有经历过的、没有尝试过的多试一试。知道自己的天花板在哪儿。有些东西你没有到达巅峰值,不知道自己的能力在哪。——施诗


采写/新京报记者 张坤玉

艺人供图


A 穿着秋裤考上了北电


施诗高中就读于北京传媒大学附属中学,原本是想考传媒大学学主持的,传媒大学的艺考通常都在春节之前,考试结束后,施诗想着跟同学在北京多玩几天。恰好学表演的同学要去考北京电影学院和中戏,“我闲着也是闲着,就跟着一块儿去了。”



虽然没学过表演,但因为心态不同,施诗考试的过程非常放松。影视院校的艺考三试通常是考形体,施诗本没有把考试放在心上,也没想到自己能一路考到三试,更不清楚会考些什么,所以她什么都没准备,穿着牛仔裤就去了。“因为很多动作都做不了,就从别的同学身上扒了一条秋裤套上,就是那种看上去像运动裤的秋裤,三试的形体就是这么考下来的。”


听说自己被录取了,施诗想:是不是老师看走眼了?不仅如此,入学第一天她就被选中去拍了一部电影,还是女主角。“当时我和我妈正在学校门口拍照,被电影学院的一个博士生看中了,他说请我去拍电影,是部参展片叫《那天》。那会儿我一天课还没上过呢,就去拍了电影,觉得自己还挺厉害的。”


B 大学毕业后想过去卖红酒


大学时光给施诗留下的记忆并不美好,“每个人对校园的理解都不一样,我是普高考上来的,和从小学艺术的孩子比起来,对表演看得没有那么重。”她自认开窍晚,虽然上了北京电影学院,也拍过一部电影,但一直都觉得上学就是上学,“我从未想过我考上北电,以后就一定要当演员。”


虽然没给自己规划未来,但和很多毕业生相比,施诗也算顺风顺水,大学毕业后第二个月,就签了经纪公司,“和很多同学比,我拍戏量并不多,反而那时候我还报了红酒课,想着去卖卖红酒也挺好。”


电视剧《武媚娘传奇》剧照


在2014年播出的《武媚娘传奇》中,施诗饰演王皇后,这算是她毕业后事业上一个小小的转折,“我不是社交广的人,不会说为了一个角色,去公关。所以那部戏播出后公司说有人知道你了,我还挺开心的。还有就是我妈我外婆在家看看电视就能看到我,她们也挺开心的。”


电影《绝地逃亡》剧照



因为高中学的是双语主持,施诗的英语口语功底还不错,这为她赢得了参演好莱坞班底制作的电影《绝地逃亡》,而且还是全英文对白。


C 边住院边拍完《知否》


与施诗聊上几句,你会发现这是一个颇有主见的女孩。她有那么一股子“狠”劲儿,不是对别人,而是对自己。


电视剧《知否》剧照



这两年施诗基本一直在拍戏,长期连轴转的紧凑频率,让她免疫力下降,就在《知否》拍摄即将杀青前,她血液感染住院了。“那个时候《知否》还有一个礼拜的戏,那个礼拜要转三个城市的景拍摄,大家很照顾我,说不行就抠图吧。我觉得都努力七个多月了不能这个时候放弃啊。”她想出院,但医生说太危险。于是那一个礼拜,施诗每天早上等护士查完房、打完针,就偷偷溜出来,坐车从上海去无锡参加拍摄,晚上再回上海的医院睡觉。“最后五天就是上海、无锡,上海、绍兴,每天往返这样拍完的。”


施诗从小身体就很好,这也是她长这么大头一次住院,“那段时间,我第一次觉得有点透支,每天烧到40度,烧了二十多天,也查不出来为什么,我只能给自己催眠,跟自己说我没有生病,我是正常的。



杀青的时候我跟大家告别完,一上车就嗷嗷哭,也不知道哭什么,可能是不舍《知否》的这个大家庭,还有就是终于可以松口气了,可以生病了。”


新 鲜 问 答


新京报:《知否》中的墨兰虽然外表柔弱但心机颇重,饰演这样一个角色不担心被观众骂吗?


施诗:不担心,骂,说明大家对剧情有共鸣,这个角色的人设就是招人烦的,大家也烦她,说明我完成得很好。要是骂我本人,我就更无所谓了,大街上谁都过来骂我一句话,我还谁都生气吗?如果说是网络暴力啊,恶意攻击啊,我会直接屏蔽,这有什么可想的呢?


电视剧《琅琊榜2》剧照


电视剧《大江大河》剧照



新京报:从《琅琊榜2》到《知否》《大江大河》,几部戏和正午阳光合作下来感觉双方默契度很高。


施诗:其实我们从《琅琊榜》第一部就开始接触了,那时我在拍《武媚娘传奇》,没合作成,后来才有了《琅琊榜2》的合作,然后是《知否》《大江大河》。其实和一个团队合作,更多还是看导演和制片人,他们的审美如果在近五年没有变的话,那就应该还是我。


新京报:跟正午阳光合作最大的感受是什么?


施诗:正午的团队对所有的演员都给予了高度的尊重,这是很多行业内都达不到的。它的尊重不光光是对于演员,哪怕对群众演员、对厂工都是给予了很多的尊重。而且这么多年,每一部戏都是这么长周期地运作,大家能做到这一点,我觉得是非常不容易。


新京报记者 张坤玉  编辑 吴冬妮  校对 赵琳